德甲

绝世第一武神 第429章:苍天有眼

2020-01-16 21:3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第一武神 第429章:苍天有眼

“住手,你这个恶人!再敢杀弱小,我便亲自出手取你狗命!”童盼芙的声音,远远的呼喊道。

王晋闻言忍不住回头大骂道:“童盼芙,你好个熊瞎子,真是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元魄境至尊怎会有你这驴脑袋存在。”

“气死我了!”童盼芙气得黑发扬起,急忙撤去雷遁术落在地上。

修长两腿交叉而立,白白双臂舞起,胸前跳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

噼啪!

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团红云。

王晋闻声而抬头望去,惊疑不已,怎么会是云?童盼芙不是雷元魄吗?

呼……

突然有狂风大作。

“糟糕,我激怒了她,她出大招了。”王晋这下反应过来,他想起了风起云动,之后才是电闪雷鸣的道理。

噼啪……

顿时红云中,有无数如蜘蛛密密麻麻的交错的赤红色闪电,不断的狂舞起来,似乎要落下。

王晋虽然不惧怕童盼芙,但也不敢小瞧童盼芙这个无极的首徒,只是如果童盼芙强行要攻击他的话,他确实很难击杀第五个云山的恶徒了。

这时候,因为四周的风元素,都在前往红云为童盼芙的雷助威,导致吒风葫芦后劲不足,尽管那个云山首徒依旧被吒风葫芦牢牢吸住,但是吒风葫芦也暂时无力将此人吸过来了,形成了僵持之势。

此时,另两个无极弟子也追来了,逐一落在地上恢复了真身。

“童师姐,你为何要消耗元魄之力,召唤雷奔云谲这个准上品武技?”那女弟子失声问道。

“可恶,我要杀了他啊,他辱骂我!”童盼芙嗔怒的道。

“杀他?还不需要童师姐亲自出手吧?”男弟子表情不屑的道。

王晋闻言,忽然眼睛一转,便回头朝童盼芙喊道:“你是元魄境九阶中期,竟然用如此大力量来招待我,这也不是欺负弱小吗?丢不丢人?”

“你若非一心逃跑,我用得着出此下策吗!”童盼芙闻言脸色一红,但还是硬着头皮道。

王晋狂笑起来:“我要击杀此恶人,你却要阻止我,不过我知道你的本事比我大多去了,如果你能不用雷攻击我,而达到阻止我击杀这个恶人的目的,我才算是服了你。”

“阻止你还不简单?我打烂你的元器!”童盼芙一脸愠色,扬起的双臂立马快速变换手势。

轰隆,轰隆隆……

顿时无数道赤红的闪电,如同狰狞的鬼爪一般,争先恐后的从红云上抓下来,朝王晋手里的吒风葫芦砸落下来。

王晋见状大惊,哪里舍得吒风葫芦被损坏,急忙念头一转的将吒风葫芦收回了储物戒指里。

那云山恶徒感到全身一轻,顿时身体一瘫的跌坐在地上。

砰乓!

顿时王晋面前的地面,被这些张牙舞爪的落雷击中,先是一阵沉浸,随后立马山崩地裂起来,雷声滚滚,红光闪闪,整个岩石大地,好像着火发光了一般,不断闪耀闪烁起来,叫人看得心惊胆寒。

“此女的天赋,恐怕远远强于一般的元魄境九阶中期,甚至连史卯时和孔凡成之流的血炼宗弟子,比起她也是大有不如。”王晋心情无法平静下来,给了童盼芙一个很高的评价。

不过,让王晋疑惑的是,童盼芙只有一种元魄,雷元魄是在《元魄谱》排名第二十三位,尽管靠前,但也不是屈指之位,为何童盼芙如此强大?这一点,让王晋想不通。

那云山恶徒,尽管在刚才的雷奔云谲中吓尿了,但还是急忙装出一副谄媚的脸孔,朝童盼芙磕头的道:“谢谢童师姐的帮忙,不然我就被那恶人击杀了,童师姐是我的再生父母啊,不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童师姐不可放过那恶人,我代表我死去的四个同门,恳请童师姐出手击杀了他!”

童盼芙闻言感到十分舒服,于是摆摆手的道:“身为武者,锄强扶弱是必须的,但是那人修为差我太多,我便请我的两个师弟师妹出手对付他便是了。”

“苍天有眼啊!”那云山恶徒激动的叫起来,然后双目阴狠的看向了王晋。

“以为找到靠山了?以为翻身了?”王晋鄙夷的道。

“这人是不是疯了?”两个无极弟子,相互交谈起来,他们准备上去对付王晋。

王晋突然脸色一变,杀气腾腾,从手中取出了一口巨大的黑色金属块。

“那是什么?”

“不是元器吧。”

“看起来好重。”童盼芙三人见状,都是好奇的打量着王晋手中的大灭黑印。

因为他们看到,当王晋取出大灭黑印的时候,身下的疾步白骨牛四肢发抖了一番,然后四蹄一下子深陷入坚硬的岩石地里,有两三公分的深度。

很重,特别重!

“去!”王晋运转巨力元魄之力,将手中的大灭黑印朝不远处的云山恶徒,狠狠的丢了过去。

大灭黑印,由远而近的飞来,在云山恶徒眼里,仿佛是大山压来一般,速度又快,体积又大,加上他还惊魂未定,因此根本没有办法躲闪啊。

乓!

猛烈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大灭黑印重重的砸落在岩石地上,四周坚硬石块被磨平,砸飞。

同时有一瓢血红色,如同被踩扁的西瓜一般,飞溅出来,染了一地。

“死了?”童盼芙三人面面相觑。

“哼,我要杀这歹人,谁能阻止?”王晋嘴角一扬,便一拍疾步白骨牛,冲到了大灭黑印旁,伸手将大灭黑印收回来,再次逃之夭夭。

“天杀的!呵呵呵……”童盼芙怒极反笑,双目中尽是怒火。

“看来童师姐要破例出手了。”

“是啊,那小伙子有麻烦了,难逃一死。”

“不过我们也得追上他才行。”

“哎……”一男一女无极弟子,相互小声交谈的道。

“给我追,我誓杀此恶徒!我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弱者在我面前殒命,我是不是太傻了?”童盼芙一脸的懊悔,后悔为何顾及强者的尊严,没有一开始就攻击王晋。

于是她再次化为赤红色的雷遁术,追赶王晋而去。

她的两个同门见状,都是无奈的摇摇头,再次取出火遁术符咒,撕裂开来,化为两团火焰苦苦追寻而去了。

双方你追我赶,差不多一顿饭的时间后。

王晋回头发现,尽管童盼芙的雷遁术的速度比起疾步白骨牛略差一些,但是始终没有跟丢他,远远的还能看到童盼芙的红色闪电。

这可不好,王晋不想这么耗下去,因为他需要足够的时间,去想办法如何突破这个大历炼的第二道关卡,在他心中取得洗髓伐毛才是最重要的,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那个既死脑筋又天真的大胸妹子身上。

王晋查看了一下四周环境,这里依旧是岩石之地,不过地里的深不见底的裂缝便少了,变窄了,高大的岩石却增多了。

这里的岩石之高,高如一棵棵的参天大树,岩石之密集,如同草丛一般。

“是个捉迷藏的好地方。”王晋眼睛一眯,便从疾步白骨牛身上跳下来,然后收回了此宝。

在巨大的乱石中不断奔跑了一会儿,王晋便施展伪装元魄之力,化为了一颗不起眼的碎石,滚到了一块狭窄的地缝里,就这样卡在狭窄裂缝的岩壁两边,一动不动。

就算神仙下凡,也找不到他了吧。

不一会儿,童盼芙三人来到了此地,忽然发现失去了王晋的踪迹,于是急忙降落到地上现出了真身。

“呼呼……”三个人都是气喘如牛。

“累死了我。”

“快没气了。”这两个无极男女弟子,双双跌坐在地上,表情苦痛的喘着气。

童盼芙的胸口也是剧烈的起伏着,失望的道:“消耗元气太多了,没想到竟然跟丢了那个恶徒。”

男弟子忽然道:“这里的岩石很高很大很多,会不会是他藏起来了?”

“都给我找!”童盼芙强行将两个同伴拉起来,然后一起在乱石堆里查找王晋的行踪。

他们从王晋藏身的狭窄地缝上,踩了过去,而王晋变为的碎石在里面偷笑着。

而且,似乎还可以自下而上的看到,从童盼芙zǐ色的长袍底下,有什么白白的东西在晃动着。

找了好久,三人肯定找不到王晋行踪的,这下子童盼芙气得发抖。

女弟子忽然提醒道:“会不会是那恶徒,施展什么禁制躲藏起来了?”

“禁制?”童盼芙闻言美目一寒,忽然扬臂起来,高喊的道,“在我的雷奔云谲下,任何隐匿将藏无可藏!”

“童师姐这不好吧?你的雷奔云谲只能在短时间内使用两次,刚才我们为了追赶他,消耗太多的元魄之力,如果现在你再使用的话,就损耗太多了。”两位同门极力劝阻。

“不行,我无法容忍刚才那恶徒,在我眼皮底下,将那些修为比他弱的同门,杀死啊!”童盼芙坚持的道。

在大天坑的环境是危险重重,这对男女弟子显然也知道,如果想要度过难关,还得依仗童盼芙,因此他们一咬牙,决定继续劝阻的道:“我们好像认得刚才那几个人,他们是云山的弟子,以前听见过,他们喜欢欺负低价弟子,甚至击杀低价弟子的事迹,因此……”

“那又怎样,他们在那恶徒眼里,也是弱者啊,我容不得以恶制恶这种手段,这是在践踏强者的尊严!”童盼芙打断两个同门的话。

王晋在地缝里,气得石头冒烟,心道:这个童盼芙真是没救了,胸大无脑,我没找她麻烦,她却对我死缠烂打,把我逼急了非得出去教训她不可。

正气恼着,突然轰隆隆作响,红云中无数电闪雷鸣,纷纷落下,不一会儿将四周乱石地带全部覆盖起来。

王晋夹在地缝里,苦不堪言,尽管地面将一些雷挡了回去,但是雷实在太过厉害,还是撕扯着冲进地缝里,朝着王晋化为的碎石攻击了过来。

施展伪装元魄之力耗元较少,因此王晋可以分出精力,施展其他力量。

宜昌市妇幼保健院
中国人民赤峰二二O医院
长治治男科医院
菏泽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泰州治好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