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觅仙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一路向西(三)

2019-10-12 22:56: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一路向西(三)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一路向西(?)

李慕然与这对青年男女互相客气的施礼见过。霍云来和卜云俊都是渡劫后期修为,只有那单凤是渡劫中期。不过,只要入了仙流,都算是仙家修士,渡劫中期与后期之间的差距,远没有渡劫初期与渡劫中期那么大。一般说来,渡劫中期修士与后期修士之间的差距,主要体现在神念和心境上,其他神通并无本质差别。

卜云俊和单凤二人原本对李慕然的加入并不如何热心,但听说李慕然曾经在蛮荒仙域历练数十载后,大为惊讶之余,对此也颇为好奇,言谈间自然而然的问起了蛮荒仙域的情形,李慕然将自己当年闯荡蛮荒仙域的经历稍微说出几件事情,就足以让这二人大感兴趣,就连曾经去过蛮荒仙域的霍云来听的也是十分入迷。

渡劫期修士去往蛮荒仙域的并不多,能安然回来的更少。所以有蛮荒仙域历练经验的渡劫期修士十分罕见,像霍云来这样的只是跟随前辈去“游历”一番的修士都很难得,而李慕然这种真真正正闯荡过蛮荒仙域的修士,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霍云来等三人自然都是十分欢迎。

李慕然一边与这三人谈笑风生,一边也在暗中观察这几人的神色和反应,即便是城府极深的高阶修士,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是往往也会在一瞬之间表露出一些特殊的神色,而这神色往往体现了修士内心真正的想法。

这便是所谓的察言观色,李慕然在修仙界闯荡多年,接触的修士形形色色、不计其数。察言观色不过是最基本的能力之一,虽说单凭这一点无法判断对方的目的用意,但有时候,是敌是友,却能通过一个微妙的神色变化体现出来。

几番交谈之后,李慕然还真的看出了一些微妙玄机。他发现单凤对自己的话题特别感兴趣,对待自己的态度也较为热情时,那卜云俊就会不自然的神色肃然起来,似乎有些不悦。毫无疑问,这卜云俊对单凤暗生情愫。而霍云来也将这一点看在眼中,含笑不语。倒是那单凤自己,似乎毫不在意,也不知她是否察觉到这一点,还是说她佯装不知。

李慕然可没有兴趣卷入这几人之间的情义纠缠,他也不愿因此让卜云俊嫉恨自己,于是便有意无意的回避单凤的热情,并时不时的主动将话题引到卜云俊身上,以免让他有受冷落之感。

四人窃窃私语的交谈间,陆陆续续的还有一些修士来到大殿中,准备去往蛮荒仙域。这些人中多数都是真仙级别的前辈高人,其中敢于只身前往蛮荒仙域的真仙存在也有不少。

“诸位道友都是要去蛮荒仙域游历么?”一个甜美的女子声音传来,李慕然等顺着声音望去,见一名容貌娇美的圆脸少女飞来,此女也是渡劫后期修为。单从容貌来看,此女算不上什么惊艳绝伦,但是笑容甜美,看起来格外的令人心生亲近。

霍云来呵呵一笑:“这位仙子多此一问了,此处大殿的传送阵只能去往蛮荒仙域,我等若不是去蛮荒仙域,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那少女闻言脸色微红,她落在霍云来等人身前,盈盈屈身一礼,说道:“妾身宛恬

,也正打算去蛮荒仙域。可惜,妾身原来的同伴半途而弃,临时退出,让妾身落单。不知妾身是否能与几位道友结伴而行?妾身略通阵法之术,十多年前也曾与其他道友一起在蛮荒仙域历练过一段时间,算是略有经验。此外,妾身修炼有占卜望气之术,虽然不敢说可以预言未来,但占卜吉凶方位,让诸位道友趋利避害,还是略有帮助的!”

霍云来一愣,如果不是刚才已经与李慕然商量妥当、拉李慕然入队伍,眼前此女倒是填补队伍空位的极佳人选。他们此前还担心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拉入队伍中,如今却有李慕然和宛恬两个都十分适合的人选,却让他们有些为难。

从修为来看,李慕然和宛恬都是渡劫后期,没有什么差别;从经验来看,这二人都曾游历过蛮荒仙域,李慕然的经验似乎更加丰富一些;但是,宛恬Δ女可是修炼了占卜术的修士,这对于去茫茫无际的蛮荒仙域寻觅机缘、碰碰运气的霍云来等人而言,可是极大的帮助。

如果不是先和李慕然商议妥当,霍云来更愿意接受宛恬加入,一来此女看起来令人心生亲切,而李慕然则是一副谈笑自若、看不出深浅的模样;二来此女的占卜术,更让人心动。

霍云来一时间举棋不定,是拒绝此女、与李慕然结伴,还是放弃李慕然、改而招募此女入队伍?或是干脆将二人都拉入队伍中?五人同行,力量更强,但是恐怕自己就难以占据队伍的核心地位,而且将来若是寻觅到一些宝物材料,如何分享也将是一个不小的隐患。

霍云来并没有立刻回复宛恬,他向卜云俊和单凤看了一眼。卜云俊微微点头,似乎是愿意留下此女。不过单凤却秀眉微蹙的说道:“真是可惜,姐姐来的稍迟了一步,我等刚刚和这位李道友商议好了,决定一起去蛮荒仙域游历。姐姐要加入队伍的话,还需问问李道友的意见。”

说罢,单凤向李慕然看了一眼,目光中似有深意。

“呵呵,确实如此!”霍云来有些尴尬了笑了一声,说道:“宛仙子加入,我等自然十分欢迎。只是此事还需问过李道友的意见。”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李慕然,等待他的意见。

李慕然却脸色一沉,冷冰冰的说道:“多谢宛仙子好意,我等已经凑齐了队伍,仙子还是另寻其他修士结伴吧!”

李慕然如此神色,拒绝的如此干脆,丝毫不留情面,不仅是让宛恬脸色微变,就连霍云来等人也是大吃一惊,心中暗道,难不成李慕然和此女宿有旧怨?

宛恬一脸委屈之色,幽幽说道:“妾身与李道友是第一次见面吧,并不仇怨,道友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妾身虽然实力一般,但也有自保之力,不会成为道友的累赘。而且,妾身也不是贪婪之人,如果游历中得到宝物,妾身若是出力了,只求分到应得的五分之一便可,若是未曾出力,则会分毫不取。”

宛恬的说法合乎情理,令人不忍拒绝。霍云来正欲从中斡旋几句,却被单凤一个眼神阻止。卜云俊看在眼中,也不好多说什么。

李慕然却仿佛铁石心肠,他仍然不留情面的断口拒绝:“在下再说一遍,我等已经凑齐人手,宛仙子还是另寻其他同伴吧!这里有不少渡劫期修士打算前往蛮荒仙域,以仙子的条件,要寻觅到一个合适的队伍,一点都不困难!”

宛恬见李慕然面如含霜,语气斩钉截铁,毫无余地,只好叹了口气,转身离去。霍云来略带歉意的向此女拱手一礼,目送其离开。

此女并没有离开大殿,她飞到了其他几名渡劫期修士附近,与他们密语传音的交谈起来。虽然不知这些人在谈论什么,但不多久后,此女就和那几名修士交换了一些传音玉符之类的宝物,看起来似乎是达成了约定,一起结伴游历。

此女结下队伍后,转身向李慕然等人所在之处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霍云来等人的目光。此女向霍云来等微微一笑,遥遥一礼,霍云来等也颇为尴尬的回了一礼。

“可惜!”卜云俊忍不住说道:“此女若是所言不虚,她精于阵法之术,不但可以辅佐本公子布置阵法,而且还能占卜吉凶,对我等游历很有帮助!”

单凤冷哼一声,说道:“卜公子若是觉得可惜,不妨去和那位宛仙子结伴游历!”

卜云俊急忙说道:“本公子不是这个意思,本公子的意思是……那个,李道友如此干脆的拒绝宛仙子,一定另有深意吧!”

卜云俊将话题又推诿到李慕然身上,还面露求助之色,李慕然见状微微一笑,说道:“卜道友说的不错,在下觉得来者不善,此女与我等结伴,只怕另有玄机!”

“此话怎讲?”霍云来脸色微变,窃声说道:“李道友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李慕然说道:“在下也没有看出?么,只是这里的渡劫期修士足有数十名之多,我等也不是离入口最近的渡劫期修士,为何这宛仙子进入大殿之后,却首先找到我等,并主动要求与我等结伴?”

“李道友是说,难道此女早已经盯上了我等?”霍云来大惊,忍不住又向那宛仙子远远的看了一眼,却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卜云俊将信将疑:“她不过区区一人,修为也与我等相当,要想对我等不利,恐怕没那么容易吧!李道友是不是多疑了?”

李慕然笑道:“或许是在下多疑!不过,似乎凤仙子也看出了一些问题。”

“是么?”卜云俊一愣,更加怀疑。

霍云来好奇的问道:“单师妹也发现了可疑之处?”

单凤说道:“可疑之处倒也谈不上,只是此女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是由多种仙草花蜜调制而成,其中有一种,正是大名鼎鼎的仙人乐。”

“仙人乐!”霍云来脸色一变:“那可是传闻中的第一淫花!”

“正是!”单凤说道:“虽然她只用了极少的仙人乐花粉,并无多少催情效果,但是也有能令异性修士感到亲近的影响。此女既然用上这种淫花材料,想必也不安什么好心!”

李慕然惊讶的说道:“宛仙子所用的香料是多种材料混合而成,凤仙子竟然能辨别出来?”

单凤尚未回答,霍云来说道:“呵呵,李道友有所不知,单师妹不仅天生五感敏锐,修炼的功法更是能增强五感,哪怕是数十种仙家材料混在一起,单师妹只要轻轻的闻一下,就能一一说出来。”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住院费用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挂号费多少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治疗费用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要挂号费吗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有医保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