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三界魂行 第0029章 拜了佛像,摸了老虎

2020-01-16 13:26: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界魂行 第0029章 拜了佛像,摸了老虎

凝视着破庙dǐng那渐渐退去的七彩毫光,云升心里掀起了滔天骇浪,梦里那和尚的形象和庙里那尊菩萨像几乎一个样啊。<-.

双脚一提,就要下树。

‘不对,眼角余光看见那头老虎还没动,其他的动物都走了,它留下来干什么,还一个劲盯着我。不对,它怎么发现我的?盯着我想要干什么?’云升心里yizhèn发毛。

‘老虎哥哥呀,我可没惹你呀,你快些走吧,不要吓我了。’云升一个劲的在心里乞求着。

可那老虎根本就无动于衷,还伸出它那大舌头舔了舔嘴巴,然后两只前爪一伸,一低头,那老虎下巴就搁在那虎爪上了。

那意思是?‘和我耗上了?’云升yizhèn无语。

可伶的云升都忘了他现在是一个后天一流的武道高手。

又僵持了一会儿,那老虎就趴在那里,也不动,jiushi看着云升,云升也读不懂那眼神里的含义呀,是想要吃了我吗?

‘不对呀,就剩下它一个,我怕它干什么,下去确认一下。’

很快云升就到了地上,他紧张的盯着老虎所在的方向,然后慢慢的靠近破庙的大门,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赶紧转身关上,背贴着门板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慢慢的转过头来从门缝里往外望去,除了一地的月光和婆娑的树影,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总算放心了。

靠近那尊佛像,借着透过木板墙壁缝隙和瓦片孔洞的月光,云升细细的打量着。

最后,他得出了结论,那梦里的和尚和这尊佛像是一个人。

云升于是就跪在了佛像前,第一次真心的,恭敬的给一尊泥塑菩萨磕头。

他虽然不知道那心经、心决有多大的用,人家既然好心传你,表示表示感谢和尊重也是人之常情嘛。

就在他磕下头去的时候,外面又是一声虎吼,吓得云升一个哆嗦。

还是磕完了三个头他才站起来。

‘老是吓我,看在你对这破庙还算守礼的份上,老子不杀你,把你赶走jiushi了。’云升在心里计划着。

也不知道这老虎禁得起打不,要是全力以赴把它打死了也不好啊,云升也不知道用多大的劲才héshi。

但是,有一diǎn云升知道,jiushi不能让那老虎伤了自己。

一边计较着,他已经转过屋角,看到了那老虎正慵懒的趴在月光里,一双虎眼盯着云升看着。

刚才在树dǐng上看不觉得怎么的,这下靠近了才发现那老虎从头到尾的长度比云升可要长多了,再怎么説也有三米吧,而且浑身上下除了虎头上的王字和脖子上有一圈黑毛,其他的地方都没有杂毛呢。

这种老虎应该有厉害手段,云升在心里下了决定,即使杀了它,也不能让自己被它给吃了去。

下了决心,云升就暗运太玄梅花劲,慢慢的靠了过去,那老虎好像感觉到了云升的心意,一声低沉的虎吼过后,它就慢慢的站了起来。

云升浑身一震,要过来了,就zhunbèi攻击。

可老虎却后退了一步,接着jixu后退,很快就退到了密林的边缘。

让云升大跌眼球的是它再一次爬了下来,云升迷糊了,‘难道是怕了我吗?不应该呀,它不一定比我差呀。’

‘咦,你还真和我耗上了,那我们就试试吧。’云升一边嘀咕着一边找了块正对着那老虎的斜坡,就地躺了下去,睁着眼瞪着那老虎,同时运起太玄梅花劲,然后就不动了。

除了时不时扫过的yizhèn微风,就剩云升那均匀的呼吸声和老虎不时地摇摇头、摆摆尾巴的声音了。

有那么一次,云升居然听到了露水滑落草尖掉进土壤的声音。

这时候,就连那随时随地都能听到的阵阵松涛,现在都没有了,只觉得天地一片静谧。

云升那睁着的眼虽然还睁着,也还是那么大,可你细看就知道,他眼里已经没了焦距,就好像他在上课的时候发呆走神儿一样。

云升现在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身犹如泡在温泉里,每一个细胞都在这温泉里欢快的跳跃着,细看的话,那被几次伐髓的身体这时候散发着微弱的晶莹白光。

他现在的这身体可能应该称为真正的宝体了。

那老虎原来一直耸拉着眼皮,在云升身上那微弱白光出现的一瞬,它一下虎目圆睁,那目光有如一道闪电看了过来。

这时候的云升根本就没注意到这diǎn,也没心思理会这些。

就见那老虎无声无息的靠了过来,很快,那硕大的虎头靠近了云升的nǎodài,不过没有张口,只是贪婪的用鼻子吸了几口气,而且还没有弄出多大的声音。

那老虎围着云升转了几圈,然后就在靠近云升脖子的地方把嘴巴和鼻子小心的放在了那里,然后整个身子才在远离云升的地方轻轻的卧了下去

太阳又一次如约而至,扫去那碧峰翠岭间的雾霭,然后无力的撒播那仅有的热量。

云升在那淡金sè的阳光里散发出淡淡的雾气,那是因为一夜的露水被他体内的热量不自觉的蒸发。

诡异的是云升身旁躺着一只个头比云升大多了的老虎,几乎全白的毛上不时地可以看见晶莹的露珠在滑落。

就这样,这一人一虎,既诡异又和谐的在初升的朝阳下躺着,也没有什么来打扰他们。

斗转星移,ri已中天。

云升伸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看着那高升的ri头,云升知道他又睡过头了。

‘咦,我睡这里是为了和那老虎耗着,那老虎呢,不见了,大概是耗不过我走了吧。’

云升没看见的是,老虎见云升坐了起来,也就跟着起来了,不过没弄出什么动静,就静静的坐在身后不动。

“啊”

zhunbèi回破庙拿背包走人的云升一转头就对上了那硕大的虎头,于是一声惨叫,同时双腿发力向下一跳四米多,拉开了和那老虎的距离。

那老虎也likè向后转头,一声虎吼,同时那巨大的身体灵巧的一个转身,就到了云升的身前,却是屁股正对着云升,它对着前方又是一声大吼。

前面什么也没有啊,那老虎转过头来yihuo的看了云升一眼,这样的变故把云升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这老虎好像在护着我?’云升在心里不quèding的想到。

‘反正我也不怕它,都説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我今天就摸摸看。’

云升这样想着就伸出了手掌,摸在了老虎屁股上,呃,没动静,摸着老虎屁股的手顺着毛下垂的方向抚了下去,所谓顺毛摸jiushi这样的。

这下有了动静,老虎屁股扭了扭,jiushi小狗摆尾巴的那种感觉。

云升这下彻底明白过来---这老虎对自己没有敌意。

这一松懈下来,很久没吃东西的云升一下就被饥饿的感觉所包裹,同时,肚子里也yizhèn咕噜噜噜的鸣叫。

;

石家庄九州医院预约电话
成医附院医保能报销吗
卵巢早衰中药治疗
安徽妇科
汕头包皮包茎手术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