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12章_1

2020-02-14 17:2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12章

安静的办公室,整齐的办公桌,墙壁上庄严的党旗国旗,吴鹏飞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从昨晚将郑光福的尸体简单埋了一下后,吴鹏飞就慌忙离开,一直到现在,吴鹏飞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度焦虑和恐惧当中,昨晚他连家也没回,回到南州后就一直呆在了自己的办公室,整个人像静坐一样,一直坐到了早上,桌上的烟盒里,是满满一堆烟头,上午第一个进来办公室的人,险些被烟雾熏得眼睛都睁不开。

今天办公室里出出进进来了几批人,不是下属汇报工作就是有人来走后门,吴鹏飞心不在焉的应付过去,这会更是将办公室门给紧紧关上,严令下面的人不准来打扰,谁来都不见。

深深的吸了口气,吴鹏飞双手用力的搓着脸庞,早上他连洗脸刷牙都没有,更别说吃早饭,现在已经十一点左右,吴鹏飞半点也没有饥饿的感觉,甚至一点疲惫都没有,眼睛睁了一晚上,除了有些干涩难受,没有一点睡意。

从左侧小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钥匙,吴鹏飞打开了办公桌中间的大抽屉,抽屉里面最上头是几分文件,乍一看,也都会以为这抽屉里专门放着一些重要文件,但当吴鹏飞将最上头的几份文件拿出来时,那被文件掩盖在下面,放在底层的那一条条堆放整齐的小长方形,一片金光灿灿,若是有人看到眼前的景象,恐怕会目瞪口呆,整个抽屉的底层里,竟是摆满了整整两层金条,粗略数一下,少说也有上百条金条,而且大小不一。

看着那一条条金条,吴鹏飞的目光仿佛也凝固住了,刚才空洞的眼神微微凝聚起了焦点,抬手轻轻的从金条上面抚摸了过去,吴鹏飞神情一片沉醉,这是他的最爱,没人知道他有收藏金条的嗜好,更不会有人想到堂堂一个公安分局局长的办公室里竟然会放着这么多金条,将金条放在这里,吴鹏飞比放银行里还放心,没事的时候打开抽屉看看,吴鹏飞也会自己乐上一会,这些金条并不是他一次受贿所得,而是慢慢收集起来的,虽然没特意去数过有多少,但吴鹏飞就算是闭着眼睛都知道自己这里面的金条有多少,整整85根金条。

他抽屉里的这些金条并不是统一规格的,向他行贿的人送的金条各不一样,从50克到200克的规格都有,他这抽屉里最大的一块,可以说是金砖的重量足足达500克,那是吴鹏飞在帮忙处理一起交通肇事案件时收的,市里的一位富家大少酒醉后撞死了人,事后驾车逃逸,后来当事人的父亲找到了吴鹏飞,让其帮忙‘运作’,吴鹏飞收下了好处费,过问了这起交通肇事案件,一起恶性的交通肇事案件就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吴鹏飞也心安理得收下对方孝敬上来的这一块大金砖,这不是他单笔收到的最大一笔贿赂,但却是迄今为止收到的最大一块金砖,重达一斤的金砖在这抽屉里占了一个不小位置,如果不是他的抽屉够大,这些金条都快放不进去了,若是继续这样收下去,抽屉里放不下他收的金条是早晚的事。ET

再次点起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吴鹏飞斜着眼看着面前这些明晃晃金灿灿的金条,整个人似乎也放松了不少,少顷,一根烟吸完,吴鹏飞似乎也下了什么决心,从办公室一角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手提箱,吴鹏飞手脚麻利的将金条一块块放进了手提箱里,而后勇一块黑布盖了起来,做完这一切,吴鹏飞站了起来,再次凝视了一眼这间坐了几年,已经是他第二个家的办公室,吴鹏飞眼里闪过一丝决绝,提着手提箱就走出办公室。

“吴局,您要出去?”办公室外,副局长周志宁正要敲门,吴鹏飞冷不丁的从里面打开门,周志宁吓了一跳。

“嗯,出去一趟,老周,有事吗?”吴鹏飞问道。

“没,没啥事,就是刚刚听到消息说郑总死了,尸体还是在宁平市发现的,我就想着赶紧过来跟吴局您说一声。”周志宁说道。

“这事我知道了,我正要去了解一下,局里的工作,你先负责一下。”吴鹏飞转头对周志宁说道,吴鹏飞没发觉自己说漏了嘴,注意力不集中的葛建明同样没察觉到吴鹏飞话里的异常,和葛建明说完,吴鹏飞提着那分量十足的‘手提箱’匆匆离开。

从市委出来的张青阳回到市局后就一头钻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啪’的一声,办公室门狠狠的撞上门框,整个楼层都能听到一声巨响,张青阳似乎以此来发泄着自己的怒火,又是狠狠的拍了下桌子,嘴里大骂着王八蛋,张青阳仿佛还不解气,差点还想把那玻璃茶几给砸了,最后硬是忍住。

满腔怒火的坐了一会,张青阳拿出给吴鹏飞打了过去,里一下就传来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张青阳一愣,旋即又是气得大骂一句,吴鹏飞这时候关机关个毛线,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

宁平市高速收费站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里,此时早已拉起了大范围的警戒线,公路边停着一溜烟的警车,一个个警察严阵以待,宁平市市局和分局的领导都赶到了现场,常胜军在接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更是直接往宁平市赶,此时的常胜军就在埋尸现场,现场的初步检查,郑光福的尸体并没有遭受到什么器质性的损害,常胜军已经向宁平市局的领导提出要求,要把郑光福的尸体运回南州,这是陈兴刚才在里对他说的要求,常胜军自然没有异议,对南州市还是在宁平市,对他而言都没啥区别。

……

市公安局验尸实验室,郑光福的尸体被送到了这里,陈兴此刻也已经来到了公安局。

在外人眼中神秘的验尸室里,此时站了不少人,陈兴、常胜军、张青阳、黄胜辉等人都在房间里,此时此刻,几人都安静的站在一旁,公安局的法医正在对郑光福的尸体进行检查,尽管还在尸体发现现场的时候,宁平市公安局经过初步检查后认定郑光福是中毒而亡,但在详细的尸检报告出来前,所有人对郑光福的死因都有一定的疑虑。

张青阳目光灼灼的盯着郑光福的尸体,站在角落一旁的他和陈兴等人稍微有几步的距离,仿若是泾渭分明一般。

“死亡现场还有什么可疑发现吗?”陈兴沉默了一会后突然转头问常胜军。

“暂时还没有,掩埋尸体的人应该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尸体现场的一切可疑痕迹都被很好的破坏掉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常胜军摇了摇头,目光往张青阳的方向瞟了一眼,常胜军多多少少认为从张青阳身上着手兴许能调查出一点蛛丝马迹来,毕竟郑光福是被张青阳带人抢‘走’的,事后的所谓越狱潜逃八九不离十也是张青阳一手策划的,尽管现在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这并不能减少他对张青阳的怀疑,而郑光福的突然死亡,难免就会让人跟张青阳联系到一起。

“高速路口那边的监控录像呢?有发现可疑车辆吗?”陈兴皱着眉头。

“我已经让宁平市局将昨晚高速路口的监控录像拷贝一份送过来,目前我们的人正在对监控录像进行分析。”

站在角落的张青阳眼睛依然还停留在郑光福的尸体身上,但耳朵却早已竖了起来,将陈兴和常胜军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进耳里,常胜军的话无疑让张青阳心里悄悄一松。

冷不防的,常胜军对张青阳道,“张局,你对郑光福的死有什么看法?”

“现在连郑光福的真正死因都还不清楚,我暂时也没什么看法。”张青阳被常胜军问得一怔,随即不动声色道。

“是嘛,我以为张局会有什么一针见血的看法呢。”常胜军语气略有嘲讽。

“常队,你这是什么意思?”张青阳不满道。

“没什么,随口说说而已。”常胜军撇了撇嘴,因为昨晚的针锋相对,常胜军心里显然憋了一口气。

“张局,刚刚省厅通知下来,关省长要到咱们局里来考察。”门外,一名工作人员匆匆走进来汇报道。

“哦?”张青阳神情一震,“吩咐一下办公室,马上做好迎接工作。”

“陈市长,关省长要过来,您看?”张局走向陈兴。

“既然关省长要过来,那我们出去外面等。”陈兴瞥了张青阳一眼,他对关锦辉的到来并不意外。

市公安局大门口,陈兴和张青阳等人站着等候关锦辉的到来,张青阳和黄胜辉一干公安局的高层领导都神色凝重,在这节骨眼上,关锦辉突然要过来视察,无疑让众人生出了许多揣测,心里也凭添了几分压力,特别是跟张青阳一伙的,这会更是心神不宁。

很快,几辆车子就朝着大门口驶了过来,陈兴几人都上前迎了几步,车子缓慢停了下来,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关锦辉从中间的车上下来。

“陈兴同志也在。”关锦辉下车后看到陈兴,惊讶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

陈兴和关锦辉寒暄两句,张青阳等人才纷纷上来,恭敬的喊了一声,“关省长。”

“青阳同志,皇冠娱乐城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关锦辉笑着一一和众人握手完,突然就朝张青阳问了一句。

“关省长,案子还在调查中,现在还没有结果。”张青阳脸色不自然的应道,关锦辉这一来就问这事,让张青阳一颗心直往下沉。

“郑光福的尸体找到了,死因查清楚了吗?”关锦辉盯着张青阳,一脸严肃。

“法医正在对郑光福的尸体进行检查,现在报告还没出来。”张青阳小心应道。

关锦辉盯着张青阳看了一会,看得张青阳额头冷汗都快冒出来,他敢对陈兴阳奉阴违,也敢不听廖东华这个新任政法委书记的招呼,但对关锦辉这个省厅一把手,张青阳是打心里发怵,发自骨子里的畏惧。

“这是胜辉同志吧。”关锦辉转头看向黄胜辉,点头笑了一下,和对张青阳的态度截然不同,这一变化落在其他人眼里

,都是浮想联翩。

“关省长,是我。”黄胜辉激动的看着关锦辉,平常他这个副局长压根没让关锦辉问的资格,也就是张青阳能在关锦辉面前露下脸,今天关锦辉竟然主动问其他,黄胜辉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

“嗯,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市里让你牵头调查郑光福的案子,我尊重你们市里的决定,也看好你,胜辉同志,你不要让市里和省厅失望,郑光福的案子已经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我希望你能拿出公安干警的气魄,早日侦破此案。”关锦辉对黄胜辉鼓励道。

“关书记,我绝不会让您失望,不会让市里失望。”黄胜辉郑重道。

“好,不错。”关锦辉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这次省厅也会成立一个调查组,和市里一块办案,到时候你们要互相配合,精诚合作。”

关锦辉的话一出来,除了早就知情的陈兴,张青阳和黄胜辉等人都是一愣,张青阳这次被排除在这件案子之外,虽然没他的事,但因为和郑光福的牵扯,一下就警惕起来,而黄胜辉则是因为这个意外消息而惊讶。

关锦辉将张青阳和黄胜辉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脸上没有变化,朝后边的路鸣招了招手,给黄胜辉介绍道,“这是我们刑警总队副总队长路鸣同志,才刚调来不久,估计你们还不认识,现在正好认识一下,这次省厅的调查组由路鸣同志负责,你们以后多联系,携手破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