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选者游戏 第34章 正面对决

2019-10-12 17:4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选者游戏 第34章 正面对决

轻松解决掉两个喽罗,然而徐长青并未放松警惕。经验告诉他,房子里埋伏的绝对不会只有这两人。果然,当他踏进房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某个素未谋面的熟人。那张冬瓜脸,那半秃的脑袋,以及那双刀一样平滑锐利的手。久米丸藏,新川组预定要出场的第三名高手。

这是一间约有五十平米的客厅,天花板也很高,达到了三米。桌子椅子什么的都拖到一边,看起来像是刻意清理过场地。

“是你啊,秃头,”徐长青左右环顾,“夏澄呢?”

久米笑起来的样子简直人畜无害。他稳稳地坐在沙发里,像个刚刚定年退休的大叔:“喔喔,是白井健次郎先生,久仰久仰。”

他做了个手势,从楼梯上传来爪子摩擦地板的声音,以及喉头低沉的呜呜声。两条漆黑的杜宾犬慢慢走下来,高大健壮,牙齿锋利。久米丸藏摸摸狗头,笑容可掬地对徐长青点头致意。

老实说,这秃头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他身边那两条杜宾的兄弟。暗红色的牙龈,白亮的牙齿,他的脸上写满狡猾与残忍。

“白井先生,你动作真快,原以为要等好久呐。”

“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我可没有义务配合你,”徐长青打量着久米和那两条狗,“这就是你失散多年的那两个兄弟?”

无视了徐长青的挖苦,久米丸藏咧嘴一笑:“明知有埋伏,还敢一个人过来,真是勇气可嘉。不过,也就到这个程度为止了。”他拍拍两条杜宾的头,示意它们向前。杜宾们发出抑压着兴奋的低吠,吐着红舌头逼近。

“这两条杜宾从小就练习怎么从活人身上撕肉。你很精壮,应该合它们的胃口吧。”

久米肆无忌惮地笑起来,表情粗野,突然发出口令:“上!”

得到命令,等待已久的两条猛犬响亮地齐声咆哮,箭一般冲向徐长青。

接下来一定是鲜血淋漓的大戏,两条狗活活把一个人撕碎。可惜,久米丸藏的期待落空了。徐长青以常人无法比拟的速度抡起甩棍,左右连劈,每一击都狠狠抽在狗头上!狗脸上突然多了几道血淋淋的伤口,深可见骨。杜宾们发出稀溜溜的哀叫,夹着尾巴飞快从窗户逃走。

“啧啧,用兵器算什么好汉,它们可是赤手空拳啊。”久米的评价近乎冷笑话,让人觉得他简直毫无节操。

“你也可以买两条火箭筒给它们。”徐长青以同等程度的毒舌回敬。

“村上,轮到你了!”

久米丸藏一声令下,邻接客厅的和室拉门滑开,走出一个精壮无比的男人。他身着剑道护具,木偶一般面无表情,手持一把连鞘扶桑打刀。这人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慢慢拔刀,摆开架势。随着银白刀刃露出来的,似乎还有无形无色的杀气。

徐长青举起甩棍,摆出迎战的架势。

带着切断空气的凄厉尖啸,长刀挥出一记极其强烈的斩击。普通人如果正面中刀,被一刀两断大概毫无问题。但徐长青可不是普通人,他挥动甩棍,及时敲在刀刃上,将长刀击开。

也不是全无代价。毕竟是锋利到血肉难近的利刃,甩棍顶端的骷髅头被切掉了一半。只剩半张脸的骷髅,更狰狞了。

徐长青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踏前半步,已经绕到村上的侧后。他看也不看,反手握棍,向后一刺!

村上的动作突然凝固,半截带血的棍尖从他脖子下方冒出来。他惊恐地看着顶住下巴的硬物,一抽一抽地拼命吸气。

“救……救命!”

仅仅是张开嘴,大量的血就涌出来。村上喊救命的声音也因此含糊不清。徐长青手臂一振,抽回甩棍。村上扔了刀,无力地向前仆倒。血从他身下洇开,沿着地板的高低起伏肆意流淌。

“废物……”

久米的脸色开始不好看,越来越黑。

“夏澄呢?”徐长青再度发问。

久米丸藏振衣而起:“想知道?先打赢我。”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时候,久米丸藏看上去半点都不起眼。然而当他站起来,目光一扫,立刻气势不凡!这人就像一块激流中的石头,长期的磨练,使他变得坚硬又光滑,无懈可击。他穿着传统的白色空手道服,腰间黑带饰有红白二色,是六段以上的高手

徐长青举起甩棍,摆出架势。然而这时他瞳孔突然收缩:久米丸藏的手里出现了一支手枪!

“卑鄙……”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卑鄙吗?呵呵,”久米丸藏的枪口摆了摆,“甩棍、丢下。”

这秃头握枪的姿势很生疏,也许是个机会。拥有前世八年丰富的枪械经验,徐长青敏锐地看出久米丸藏并不擅长玩枪。他目测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觉得现在扑上去并无成算。反正久米似乎并不打算立刻开枪,也许可以周旋一下。

当啷一声,银骷髅甩棍掉在地上,被徐长青用脚尖拨开。

“不错,不错,”秃头久米笑了笑,竟然随手把枪丢掉,“这样才公平。佐久间和冈田都是我教出来,你能站在这里,证明你比他们都要强。我很想见识一下,你到底强到什么地步?”他的目光冰冷无情,看人就像看一截木桩或沙袋。“你跟佐久间那一战,让我很困惑,”他说,“你招数虽精,但力道和反应都嫌不足,照理说,应该赢不了他才对。”

徐长青不说话,慢慢地拉开拳架。久米丸藏又说:“白井先生,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师承。看得出你对华夏南派各门拳术都有涉猎,尤其精于永春一脉的短打,不知尊师是叶、钱、古中的哪一位?”

永春在东瀛开枝散叶,分为叶、钱、古三家,各有千秋。这久米丸藏只看徐长青打过一场,立刻认出他拳术的根本,这份眼力和见识,着实不浅。

此时两人已无废话,默默地都在观察对手。徐长青沉下马步,久米则摆出空手道中“后屈立”的架势,前足虚、后足实、沉腰坠肘。这架势一摆,立刻显出功底。久米看上去四十多快五十的人了,立起架势比年轻人还矫健,如山之不动,无懈可击。

四平治疗白斑病费用
郑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杭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四平治疗白斑的医院
郑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