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绝弑苍穹 第468章 惊天一击

2020-01-16 19:09: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弑苍穹 第468章 惊天一击

谁也沒有想到,看似沒有任何准备的凌炎竟然一下展现出如此竟然的能量。

空中形成的那个巨大拳头竟然完全把龙脉双锏的气势压了下去,并且人们都知道,凌炎所使用是纯粹的武技,是一种人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武技。

早已认定了自己这一击必定会将凌炎毙与此地的凌云霄也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看着那个巨大的拳头狠狠的再在一条骨龙的头上,骨龙瞬间发出一声垂死的吼叫声轰然崩碎。

当第一条骨龙被拳头砸碎之后凌云霄这才反应过來,手中的龙脉双锏再次挥动,另一条骨龙顿时奔着拳头而去。

“破。”凌炎的一声爆喝之后,冲上來的骨龙顿时不了前者的后尘,巨大的拳头摧古拉朽一般的瞬间将这条古龙砸碎,然后直奔凌云霄的脑袋而去。

凌家的天才,高傲不可一世的凌云霄,看到龙脉双锏的攻击就这样轻松的被灵验化解掉,而且凌炎的攻击却还在继续。可是凌云霄却沒有选择防御。

脸上的神情已不再轻松,手中的龙脉双锏再次冲着那个巨大的拳头挥去。

两道强悍的气势顿时再一次从龙脉双锏爆出,可是还沒有等这些气势凝结成骨龙的形态,巨大的拳头就已经把他这一次的攻击全部摧毁。

看到这一幕,凌云霄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本來认为可以十分轻松的战胜凌炎,可是现在自己却成了对方斩杀的对象。

凌云霄想起了先前自己对凌炎的侮辱跟蔑视,凌云霄心中不由得对自己嘲讽的笑了起來。

本來凌云霄是可以逃命的,可是就因为他选择了第二次跟凌炎正面对攻,也让他失去了所有机会,现在想要防御依然沒有可能。况且凌云霄也并沒有打算防御。

当两道强悍的气势被凌炎化解之后凌云霄放弃了所有的希望,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

在他看來,或许自己死了是当前最好的结果了,那样的话自己就可以不用去面对世人对自己的嘲讽,也不用去理会那些从此之后对自己蔑视的目光。

强大的气势已经压了下來,凌云霄功法加持之下悍然而立。巨大拳头先期而至的气势已经把凌云霄半个身体压得陷入地面,可是凌云霄却沒有等到自己所认为的事情发生,并且压迫着自己的强大气势竟然正在迅速的消失。雅文吧

凌云霄慢慢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凌炎的一双脚就在自己的眼前,继续向上看去凌炎一张冷峻的脸也出现在了眼前。

“凌云霄,你输了。但是如果你还要再战的话,我会奉陪。”凌炎俯视着凌云霄,可是此时此刻凌炎的心里却沒有任何的成就感。

因为你他看到了一双失去了希望,失去了自我满是绝望的眼神。这样的眼神本不应该属于凌家的天才凌云霄,凌云霄应该是那种宁死都不会绝望的人。凌炎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明白凌云霄为什么一下就变成了这样。

凌炎的话音落下之后,良久沒有得到答复,当凌炎再次低头看的时候,却看到凌云霄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惊恐的神色,颤抖的身体,不断躲避的目光,现在那还能看到一点当初那个傲慢不可一世的凌云霄影子。

“凌云霄,你只不过输了一场比武而已,如果你想再战,我继续奉陪。”凌炎再次说道。

“我输了,输了,不打了,我不会再打了,只要能让我活着,不要杀我。”凌云霄抱着身体深陷在地面哆嗦成一团。

看到这里凌炎就是一皱眉,难道就因为输了一场比武凌云霄就变得如此懦弱胆小了?在凌炎看來这不可能。

凌炎蹲下身平视着凌云霄,但是凌云霄的目光却不敢跟凌炎对碰,总是在恐惧的躲避。

“凌云霄,比武就会有输赢,你何必如此,如果你不服我们可以再战,可是如果你因为一场比武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看不起你。”凌炎道。

“我不要任何人看得起我,我只想活着,不要杀我,只要不杀我,你说什么都行。”凌云霄说的时候那种懦弱胆小让人一看就知道这绝对不是装出來的,而且一个天才即便是想要卧薪尝胆要绝对不会用这样让人唾弃的方式。

看到这里凌炎不由得到吸了一口凉气,他突然想起了当年在邵阳城的时候凌睿跟他说过的一些事情。

当初的凌云霄也只不过是一个分支的末流族人,而且是公认的废物。那个时候的凌云霄在族内收进了侮辱跟白眼,沒有人跟他说话,更沒有喜欢他,胆小懦弱就是那个时候凌云霄的写照。

可是后來不知道为什么,凌云霄竟然突然展现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被宗族巡查的护法发现之后带到了宗族。到了宗族之后凌云霄的修炼天赋不断的给予人们惊喜,从而让他的地位在宗族之内越來越高也越來越受到重视,之后凌云霄利用自己的一步登天的身份对曾经自己所在的分支展开了疯狂报复,最后整个分支被驱逐到最西方的蛮荒之地,直至消声灭迹。

至于这个被驱逐的分支为什么会消失,沒有人知道,但是人们的猜测却惊人相同,那就是这支分支被人灭了族。

凌炎看着眼前哆嗦成一团的凌云霄,心中个中滋味难以言表。他知道这一次的失败已经让这个天才少年再次回到了当初那个胆小懦弱的状态。现在凌云霄的世界中,他看自己就是一个废物,就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踹一脚的废物,就像当初在分支中的那个废物一样。

“现在……”司会官哆哆嗦嗦的爬上了被毁掉的比武场,话只说了连个字之后就咽了回去,然后转头看了看看凌家的看台。

此时凌家的看台上气氛变得十分的沉闷。尴尬,愤怒,杀气,一切跟胜利有关系的东西在这里都看不到。

“宣布结果,宣布结果。”

这个时候全场突然爆发出这两天以來最为火爆的呐喊之声。

两个天才,两个境界相差巨大的较量,并且两个人所展现出來的战斗力早已大大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尤其是凌炎,最后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武技竟然可以生生的战胜了用了龙脉双锏的凌云霄,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全场的沸腾让站在台上的司会官十分的尴尬,结果已经显而易见根本不用宣布,可是这关乎到凌家宗族的脸面,如果凌昊阳不发话,他一个小小的司会官是哪敢把让凌家丢脸的事情当着全天下修者的面宣布出來。

“令牌决不能给,决不能,凌炎必须死,让凌家脸面丢尽的人绝对不能活着。”凌昊阳咬着牙拳头攥的咯吱吱直响说道。

“你想干什么?杀掉这样一个绝世天才还是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凌家是一个不讲信用败不起的家族?”凌远暮的声音突然传來说道。

凌昊阳闻言顿时一惊,但是脸上的怒色却沒有任何的减少。就看到凌昊阳缓缓的站起身,阴沉的脸來到了凌远暮近前。

“太祖长老,凌炎是难得天才我谁都知道,可是他也让凌家脸面丢尽,他必须死,而且就是现在。”

“脸面丢尽?”凌远暮不温不火的说道:“比武就有输赢,双方沒有人想输,难道在你的眼里凌炎输了,然后邵阳城的人全部死在了这里才是你最想看到的?那样的话难道邵阳城的人不会感到丢脸,不会也像你这样的愤怒吗?你是一族之长,什么好事都想让自己的宗族得到这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你连比武都这么想的话,你的心胸就不配做一族之长,告诉司会官,宣布结果吧,然后把令牌亲自给凌炎送去。”

“太祖长老……”

“去吧,凌炎也是凌家人,谁输谁赢我们都不丢人,倒是凌云霄,我看情况并不妙,你要多加照看才是。”凌远暮说完闭上了双眼,好像往后发生的事情已经与他无关。

“太祖长老,我……”话说一半,凌昊阳狠狠的一咬牙愤然转身离去。

跟凌昊阳相比,在凌家的看台上,最为边上的角落里却升腾起一片兴奋之色。如果不是红袍会长的眼色示意,凌睿可能早就冲上了比武场。

因为收到了红袍会长的示意,凌睿虽然激动,但是却只能把这份等了五年的兴奋强行压在心里。

当司会官大声宣布了比赛结果时,全场爆发起山呼海啸一般的喝彩声。

会场一片火热,空中的气氛却十分的紧张。那些表明了说是來保护凌炎的帝族后裔却沒有因为比赛的结果而兴奋。

凌昊阳强忍心中的怒火下了看台向着比武场走去,身后的凌天阳手托一纯金打造的精美托盘跟在身后,托盘上面放着一块散发着身份象征的令牌,那就是五年前凌云霄从邵阳城取走的那块令牌。

來到比武场,凌昊阳先看了一眼地上的凌云霄,见到凌云霄变成了这幅模样。凌昊阳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厌恶,但是同时对凌炎的愤怒也增加了几分。

“凌炎,那会属于你们的令牌吧,从此之后你们邵阳城凌家分支就可以再次回归宗族了,这是自己争取來的机会,希望你今后一定要好好的为宗族效力。”

临海市第二人民医院
富阳市妇幼保健院
成都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菏泽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