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风鬼传说 第699章 铲除

2019-10-12 21:1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699章 铲除

第699章铲除

用火铳向上官秀开火的人,正是蒂姆。不知什么时候,他手中握起一支短火铳,悄悄装上弹药,坐在马上,瞄准上官秀,居高临下的向他打出一枪。

旁人没有注意到蒂姆偷偷摸摸的举动,可上官秀注意到了。

哪怕在千军万马的厮杀当中,上官秀也能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是久经沙场、长年于两军阵前冲锋陷阵养成的好习惯。

他抛出的那名大汉挂着劲风,直直的向蒂姆飞了过去。蒂姆打出的这一枪,没能击中上官秀,倒是结结实实的打在那名大汉身上。

弹丸射入他的胸膛,在他的胸口处溅出一大团的血雾。

大汉中弹的身子去势不减,狠狠撞在蒂姆身上。蒂姆怪叫一声,仰面从马背上摔了下去,与大汉的尸体翻滚成一团,他趴在地上,哼哼呀呀的好半晌爬不起来。

战马失主,直奔上官秀那边跑了过去,当战马要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上官秀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战马的缰绳,把它拉住,而且抬起手来,安抚地轻轻拍打着战马的脖颈。

受惊的战马渐渐平复下来,站在上官秀的身边,咴咴的叫着,前蹄不时的蹬踏着地面。上官秀面露笑意,细看这匹战马,又高又壮,通体墨黑,身上连个杂毛都找不到。

暗道一声好马!他安抚好战马,迈步向倒地不起的蒂姆走了过去。

一走一过之间,他用脚尖娴熟的勾起一把长剑,握在手中,慢悠悠地说道:“我想要的东西,不需要任何人来给予,我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夺!”

蒂姆摔的头昏眼花,浑身的骨头如同散了架似的,他想从地上爬起,但就是站不起来。当上官秀快要走到他近前的时候,一名贝萨大汉挡在蒂姆的身前。

这名大汉双目圆睁,怒视着上官秀,猛然间,他的周身上下散出白色的雾气,灵铠化与兵之灵化同时完成。趴在地上的蒂姆如同发了疯似的大叫道:“杀了他!快给我杀了他!”

大汉双手握住灵剑的剑柄,大步流星地迎向上官秀。

二人接触到一起,大汉猛然爆吼一声,抡圆了手中的灵剑,力劈华山的向上官秀劈砍过去。嗡!灵剑破风,声势惊人。上官秀身子灵巧的向后跳跃,避开灵剑的锋芒。

他刚刚退开,大汉把劈落的灵剑又向上挑起,随着金光乍现,金系灵武技能――凌迟乱舞施放。上官秀早有防备,身形先是向左侧横躲,当漫天的灵刃向他追射过来的时候,他的身子突然又快如闪电般的向右侧窜去。让开迎面而来的灵刃后,他直奔那名大汉冲了过去

。贝萨修灵者暗吃一惊,下意识的持剑前刺。上官秀前冲的身形向旁一侧,灵剑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颊掠过,他来到修灵者的近前,长剑横划,沙,长剑的锋刃划入大汉膝盖下方的灵铠缝隙内,在其小腿上方划开一条血口子。

贝萨修灵者吃痛,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单膝跪地,上官秀顺势一剑,顺着对方小腹处的灵铠缝隙刺了进去,对方啊的惨叫一声,抬起手掌,还想抓住长剑的剑身,哪知上官秀的动作更快,身形滴溜一转,拔出长剑的同时,由修灵者的身前转到他的背后,看准了他的后腰,长剑再次刺出,插进对方背后的灵铠缝隙内,修灵者咆哮声回手抡出一剑,嗡,灵刃飞射出去,上官秀快速向下低身,灵刃由他的头顶上方呼啸而过,把他的发丝扫下一绺。

上官秀脚下滑步,闪到修灵者的身侧,看准他的软肋,将手中剑再次狠狠刺出,这次,长剑的剑身有三分之一都没入修灵者的体内,后者再坚持不住,口鼻窜血,惨叫着颓然倒地,身上的灵铠渐渐气化,最后消散于无形。

说时迟那时快,上官秀一连串的动作,完全是一气呵成,快的令人目不暇接,期间没有丝毫的停顿,他几乎是围着修灵者转了一圈,在他的身上,先后刺出了致命的三剑。

他身上的外伤痊愈的很快,不仅结痂,有些较小伤口的结痂已开始脱落,但他的内伤痊愈较慢,不到万不得已,上官秀也不愿使用灵武,让自己的内伤进一步的加重。

可即便他不使用灵武,光凭在战场实战中磨练出来的过人身手,便把蒂姆带来的那些手下人杀了个精光,无一活口,其中还包括一名修为不弱的修灵者。

上官秀脚踩着修灵者的尸体,把深深没入对方体内的长剑用力拔出来,而后,他继续向蒂姆走了过去。蒂姆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上了一个他根本惹不起的人。

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力气,他圆滚滚的身子从地上爬起,跪在地上,向上官秀连连求饶:“阁下……阁下的妻子不是女巫,刚……刚才是我看错了,你们可以走,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你想要马,我也可以给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他话都没说完,走到他近前的上官秀连犹豫都未犹豫,一剑劈砍下去。

咔嚓!剑光砸落,血光迸射。蒂姆的身子还跪在地上,硕大的人头如肉球似的从他的肩膀滚落下来。过了片刻,跪地的无头尸体才侧倒在地。

上官秀把手中血迹斑斑的长剑狠狠摔在尸体上,抬起头来,环视四周。此时,他的脸上粘着点点的血迹,眼睛猩红,冒着近乎于红色的精光。

随着他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站于好远的布莱尔一家人,感觉自己仿佛瞬间掉进了冰窟里,那一刻,好像灵魂都从自己的身体里剥离出去,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的跪在地上。

杀机已起的上官秀,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浓烈的死气。那股死亡的气息,逼迫的让人窒息,尤其当他的视线扫向自己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他不像是在看一个活生生的人,而像是在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身上没有灵铠,手中没有武器,只穿着最最普通的贝萨军军装,但就是这样平凡无奇的上官秀,在人们的眼中,他不像是个人,更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厉鬼。

他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布莱尔一家人身上,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垂下眼帘,眼中的血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黑白分明的清澈,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死气也一下子消失不见。

他转身走向坐在地上,呆呆看着他的唐凌,来到她近前,弯下腰身,向她伸出手来。唐凌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握住上官秀的手,被他拉了起来。

“没事吧?”上官秀关切地问道。

唐凌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小嘴,说道:“我没那么金贵。”稍顿,她又目不转睛地看着上官秀,说道:“刚才,刚才你的样子看起来很吓人。”

“吓到你了?”上官秀嘴角扬起,露出不以为然的笑。他脸上是在笑,心里却很紧张,他知道自己在战场上的时候有多吓人,他能得到‘风鬼’这个绰号绝非空穴来风,他希望敌人怕他,但绝不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怕他。

听闻他的话,唐凌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嗤笑出声,两只小手向后一背,挺起胸脯,傲然说道:“朕乃天女,又岂会怕汝等凡夫俗子?”

“哈哈!”上官秀仰面而笑,将唐凌拦腰抱起,说道:“所以说,我们就是天生的一对!”说话之间,他抱着唐凌走到蒂姆的坐骑前,将唐凌放到马背上。

而后,他来到蒂姆的尸体旁,在他身上拍了拍,摸出钱袋,打开看了看,里面有两枚金币,还有几十枚银币。看罢,他提着钱袋走到布莱尔一家的近前,将蒂姆的钱袋连同自己的钱袋一并放到布莱尔的近前,说道:“是我给你的一家带来了麻烦,这些钱,应该足够你们全家搬离这里的了,以后,找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好好生活吧!”

布莱尔身子一震,看看放在自己面前两只鼓鼓囊囊的钱袋,又瞧瞧上官秀,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人……这是……”

“往北走,离开加布尔,离南方越远越好。”上官秀意味深长地拍拍布莱尔的肩膀,他能提醒他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说完话,他嘴角勾起,又向他们全家笑了笑,再不停留,翻身坐上从布莱尔那里买来的马匹,与唐凌并肩离去。

看着他二人骑马远去的背影,布莱尔一家人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打开那两只钱袋,里面大多都是金币和银币,这么多的钱,就算他们全家从今以后什么活都不干了,一两辈子也花不完。

骑着马,渐渐远离小镇,唐凌笑吟吟地看眼身旁的上官秀,说道:“想不到,堂堂的风鬼大人也有发善心的时候。”

上官秀耸耸肩,说道:“我带来的麻烦,理应由我去解决。”

“不过,你把钱都给了他们,我们接下来的日子可就要受苦了。”唐凌嘟起小嘴。这里不是风国,而是贝萨,身上没钱,实在是寸步难行。

他摊开双手,说道:“只要有这双手在,哪怕身无分文,也能夺回金山万座!”

看着自信满满、胸有成竹的上官秀,唐凌的眼中闪现出异彩,这个男人的肩膀,让她可以放心大胆的去依靠,这个男人的洒脱,让她打心眼里欣赏和爱慕。

她故意掩去眼中的浓情,用眼尾的余光睨着上官秀。

“姑娘,你这是什么眼神?”

“很明显,鄙视!”

“好胆量!”上官秀向唐凌那边倾了倾身形,探臂膀,手掌扶向她的肚子,同时手指在她的肚皮上轻轻挠了挠。

唐凌的痒痒肉都长在肚子上,被人搔到肚皮,便会笑个不停,这是以前上官秀在无意中发现的。

果然,上官秀刚挠了没两下,唐凌便咯咯的笑得花枝乱颤,好在上官秀及时把她扶住,否则她都有可能从马上摔下去。

三亚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周口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呼伦贝尔治疗男科方法
三亚性病
周口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