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灵歌狂行第一卷武道载行第三章灵歌行

2020-01-26 13:39: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灵歌狂行 第一卷 武道载行 第三章 灵歌行

春泥园内,陆传志双手死死按在了陆化英的肩膀上,愣愣出神。

跟在后面姗姗来迟的陆凝,被眼前所看见的一幕给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她,差点以为是父亲犯了什么错,惹得爷爷生气了。

陆凝心有不安的站在清云亭外,有些焦急,但却不敢上前掺和,虽然爷爷平时极其的疼爱自己,但显然两代家主之间的事情,自己并不适合去干扰。

这位能将陆家缔造成“青溪三大豪门”之一的老人,不仅在青溪镇中的声名显赫,在陆家同样是德高望重,而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爷爷,此时的模样着实是让陆凝有些忐忑了起来。

但马上,她又被吓了一跳,在短暂的失神过后,陆传志忽地放声大笑,笑声之中尽是无法抑制的喜悦。

“好,好!当真是我们这一脉的气数不该竭!”陆传志松开了双手,仰头大笑的在亭中踱起步来,难掩激动的情绪,连说了两个好字。

随即他马上想到了什么,急忙又朝陆化英问道:“那位神仙呢?是如何相中严儿的,你也详细的跟我说一说。”

陆化英同样的是喜不胜收,自己的孩子能被神仙收入门下,那可是天大的福气,他笑着回答道:“那位老神仙已经在陆家了,正在秋水院呢!”

陆传志脸上又是一惊,责怪着说道:“嗨!你怎不早讲!快,你来领路,我们现在就去秋水院拜访,路上你再跟我好好讲讲。”

陆化英闻言连声称是,立刻就领着陆传志匆匆出了春泥园,就连在亭外听得一头雾水的陆凝,都是被他晾在了原地。

陆凝听得一知半解,只是听见了神仙,还有她弟弟的名字,摸不着头脑的她目送着二人火急火燎的离开,稍作犹豫之后,终于还是没有跟了上去。

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陆凝忽地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呆呆望着园外,目光有些恍惚。

......

出了春泥园,一路上快步而行的陆化英嘴上没闲着,不停向父亲解释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跟在其身后的陆传志听在耳中,却不太以为意,即便陆化英描述得如何生动,他也清楚世俗凡人口中所说的神仙,不过是在那个地方不足为奇的“修炼者”罢了。

回想起自己年幼时,同样是无比的崇拜修炼者的力量,随着后来跟随着长辈们离开,来到青溪镇安家,逐渐长大的他也从长辈们的口中得知了他们这一支从那个地方脱离而出的原因。

修炼之道,始于感应。

所谓的感应,便是能够感受到天地之间灵气的存在,这个在修炼者的口中被称为大道起点的境界,不知将多少人隔绝在外,始终不得而入,究其缘由,正是因为灵脉的存在。

唯有身怀灵脉之人,方可感应得到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灵气,从而才有机会踏上修炼的道路。

这种先天所带来的条件,并非人人有之,而在同样身处修炼界中的他们这一支,正是由于数代人以来灵脉的枯竭,导致了他们被迫的离开,流落到了这尘世中来。

修炼者的强大无与伦比,那种天上神仙一般的力量以及寿命之长,便能吸引让无数的凡人趋之若鹜。

父亲临走之前那种落寞不甘的眼神,陆传志如今仍是历历在目,重返那个地方是他们这一支的夙愿,但前提也得是后人之中出现了灵脉的传承。

如今,这个夙愿终于在多年后的今天出现了一丝曙光,陆传志要把握住这个姗姗来迟的机会。

秋晚院外,陆化英转过头说道:“父亲,到了。”

陆传志回过神来,点头说道:“神仙不好受人打扰,多属清修之流,我们在门外候着便是。”

陆化英闻言恍然,随即便退到父亲的身旁,一同候在了院外。

不过秋晚院中却悠悠传出了一道老迈声音,说道:“呵呵,两位家主不是外人,一起进来叙谈便是。”

听声音,似乎不比陆传志来得年轻。

闻言陆传志父子二人皆是一喜,互望了一眼之后,便一同走进了秋晚院内。

作为陆家招待贵客的地方,与春泥园的生机盎然不同,秋晚院内是高贵的清幽气息,迂回环绕过院落的木质长廊典雅而大气,有序分布的枫树耸立在一旁,更有嶙峋的怪石摆置出了一个个形态迥异的塑像。

院内的北侧,一间三层的飞檐楼阁坐落其上,彩瓦贴壁,画栋雕梁,阁楼的门上悬挂有一幅匾,上面书写“阆苑楼”三个缥缈出尘的大字。

走过了长廊,陆传志和陆化英欣然而至,在阆苑楼内,见到了这位老神仙。

陆传志急忙上前恭敬一拜,说道:“凡夫陆传志,见过仙师。”

宽敞的大厅里,一名鹤骨霜髯的老者身穿一袭白色袍服,袍服上不染纤尘,而老者束发道髻,尽显仙风道骨之气,确实当得出尘二字。

而在老者的身旁,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拘谨而立,见是自己长辈到此,冲两人欢快的一笑,正是被老神仙所相中的陆严。

“陆老家主不必客气,老夫不请自来,可没叨扰到陆家?”

白袍老者捻着一缕雪白的胡须温和一笑,口气平缓,引得陆传志连说不敢。

二人看上去虽年纪相仿,但陆传志深知修炼者的年龄不能以容颜度之,因此谈吐间显得恭敬异常。

一番客套后,几人也纷纷落座,见此白袍老者缓缓的开口说道:“老夫游历世间三十载,今日遇得令孙,见其自有一番造化,因此想将其收入门下,不知陆老家主意下如何?”

陆传志闻言赶忙的拜谢道:“承蒙仙师的厚爱,能得仙师大人的青睐,实在是严儿天大的福分。”

老者满意的点头,却是轻轻一叹:“不过当下,却是有一个麻烦。”

陆传志闻言一惊,他倒也不是很清楚修炼者的详细情况,只是忐忑的问道:“不知仙师所言是何麻烦?”

那名白袍的老者却并未马上回答,而是揉了揉端坐在其身旁的陆严的脑袋,悠悠叹息道:“要为陆严开灵,当先淬炼体魄,否则强行而为之,恐会伤及经脉,稍有不慎,就会爆体而亡啊...”

“啊!”一旁的陆化英早已听得心惊肉跳,他一下子惊叫出声:“那,那可怎么办?”

陆传志眉头紧皱,同样不解而有些担忧的看着那名老神仙。

那白袍老者单手抚须,有些惋惜的说道:“要想不错过最佳的修炼时机,需要一种淬体的灵液相辅进行,这种灵液老夫倒是可以调制出,只是手头上却缺少一味灵草。”

听闻是灵草,家中坐拥着药山这座有名的草药产地的陆传志心头一动,试探问道:“敢问仙师,是何种灵草?”

“那灵草名叫辛银花,虽然在修炼界中不稀罕,但外界难寻,恐怕还需老夫到修炼界走上一遭,要来一两株。”

老者的话音未落,大厅内的气氛便有些古怪了起来,爷孙三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件往事,以及一个人。

陆传志膝下有三个儿子,长子陆化英继承了他的家主之位,与次子陆化雄共同打理着陆家的偌大家业,而那名自幼不食人间烟火气的小儿子陆化尘,其孩子不就在数年前,从那座禁山之中带出来过这名为辛银花的灵草吗?

陆传志面色古怪的说道:“这辛银花,我陆家之中倒是有人知道其下落。”

一旁的陆化英喃喃道:“陆离...”

青石道,长街长。

午后的青溪镇一派闲暇,通体由青石铺设而成的大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实在不多,就连街道两旁的店家,此时都在商铺里头打起了盹。

一名腰间挎剑的青衫少年,带着肩上的小雀儿从大街上娴熟走进了镇上的南门区域。

正是从乌山回到青溪镇的陆离。

回到陆家后,陆离熟稔的穿过数个庭院,来到最深处的院落里,这里稍显清冷孤寂,但一间清雅的吊脚竹楼,俨然盘活了这里的生气。

竹楼外,陆离见到父亲单手捧书读得津津有味,隔得老远,他看见了那本已是泛黄的老旧书籍上,三个墨意拔俗的黑字写着——灵歌行。

......

伊犁州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北京731医院
贵州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呢
西宁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