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万古剑宗 第十章 鱼羊楼中,仗势欺人者谁(1)

2019-12-04 01:0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剑宗 第十章 鱼羊楼中,仗势欺人者谁(1)

此后的行程,除了遇到两拨不开眼的小贼,万屠虎掏出杀生剑来还没动手就已经吓瘫了以外,倒也算顺利。

一路上林祜都没有放弃打探那四人的下落,每到一处,必先支会当地的巴蜀商会。奈何这四人仿佛人间蒸发,音讯全无。林祜无奈,只能暂且放下。

十几天过去了,林祜三人离开了巴蜀,正式来到了赵国。

清晨,马车入了郢城,行走在大道上。

郢城,是以前南楚的都城,也算是一等一的大城。南楚灭亡,此地就归了赵国,是赵国西南腹地。因为紧靠巴蜀之地的缘故,来往贸易络绎不绝,这里越来越繁荣。

虽然郢城繁华的不像赵地,但是还是保留了一点赵国的风格。就像如此宽阔的道路,在蜀地就不多见。赵人认为道路一定要修得宽,这样以后行军的时候就方便,不会军容不整给敌人以破绽。这就是铁血赵人的简单逻辑。

“大宝,这就算来到赵地了吧。”

“当然了,夕夕。这里就算赵地了。我们在往东走个十来天,就到我家了。”林祜微笑着答道。

“那那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是巴蜀吃不到的?”一提到吃,夕夕有些两眼放光。

“哈哈,夕夕。赵人不太擅长于吃食这种。”看到夕夕马上不开心,林祜赶紧说道,“不过我知道郢城有间比蜀山城听风楼更有名的酒楼,可以说是名闻天下,叫做鱼羊楼。”

“鱼羊楼,好奇怪的名字……”夕夕好奇道。

“上次去的时候魏叔曾说,这鱼羊楼是一代名厨窦易开的。一天只在早晨做生意,最多只接待十桌客人,每桌客人不得超过五人。而且还有三不接。俗的不接,丑的不接,看不顺眼的不接。”

“好奇怪啊。早晨开门,规矩那么多。那他还接的到客人么?”夕夕有些好奇。

“当然是生意更好了啊!先不说这窦易以厨入道,烹饪的东西鲜美无比,甚至蕴含了一丝道意。单说这三不接。如果不去岂不是自认又丑又俗且不招人待见了?”林祜戏虐道。

“我要去我要去。大宝快带路。”夕夕兴奋地差点从马车上掉下来。

林祜嘿嘿一笑,做出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我们正要往那去呢。前面拐个弯就是了。不过不知道别人接待不接待,我和魏叔上次去就没能成功……”

话说到这,一直默不作声的万屠虎闷声一笑。

“阿虎啊,你笑什么?”夕夕问道。

“师姐,肯定是因为大师兄以前太胖了……别人嫌丑不愿意接待。”

“胡说!”林祜拍了下万屠虎脑袋,怒道,“必然是因为魏东那老货长的太猥琐了。我以前虽然胖……但是但是胖的可爱……”

夕夕已经笑的前仰后合!

马车在前面岔路右拐了下,发现人越来越多。前面一座矮楼前更是人满为患,各类马车冠盖云集。不用多说,那矮楼正是鱼羊楼!

看到这么多人夕夕不禁有些诧异:“大宝,这么多人啊!”

林祜有些疑惑:“上次也没这么多人啊……我来问问看……”

林祜跳下了马车,拦住了前方一人:“敢问老哥,今天这鱼羊楼怎么这么多人?”

那人看到林祜丰神俊朗也是不禁暗赞了一声:“公子看来是外地人刚来郢城,今天乃是窦大师最后一次动手烹饪待客,今天之后便要远行,鱼羊楼就要关闭……”

林祜点了点头,心道怪不得。谢过了那位路人,他上了马车和夕夕说明了情况。

一听到是最后一次了,夕夕赶紧拉着林祜和万屠虎就下了马车,口中一边念叨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一边往人群里钻。

人群里被挤的人本想破口大骂,但是转头一看,竟然是一位清丽脱俗少女,恶言倒是难以开口,尤其是这少女旁边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公子一直作揖告罪,还有一位壮硕少年面色冷酷不言不语……

不一会,三人挤在了前面。

一个短衣打扮的青年正站在鱼羊楼前。后面端坐着一位白发矍铄闭目凝神老者,老者的身旁还站着几位短衣青年,年龄有大有小。

林祜看在眼里,心想道:这老者怕就是名厨窦易,看着精气神非但没有一丝烟火气,反而有些仙风道骨……

看到时辰已经差不多,那短衣青年先是拱手作礼,而后开口说道:

“诸位早上好,今天来的都是郢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贵客从远方赶来。我师父和我们几个不成器的弟子,都感到万分荣幸。但是,人虽然多,我鱼羊楼的规矩不能变。只能有十桌客人……”

“小苏啊,这都是窦大师最后一次动手了。不能通融下么!这么多人等在这,十桌哪够……”人群里一人说道,其他人纷纷附和。

“赵老板,”这叫小苏的年轻人施了一礼,无奈地说道,“非是我鱼羊楼托大,自恃清高。实在是我们的食材都是精挑细选,一天也只能准备十份,所以今天也只能是十桌。”

众人点了点头,无可奈何表示了理解。

小苏继续说道:“诸位都是贵客,这谁有位置谁没位置我们来决定都不合适。所以只能交给老天来决定。拿上来――”

说着,挥了挥手。鱼羊楼里出来两个仆人,搬着一个大箱子放在前面。

“这里面有一百支竹签,各自标着数字。能拿到前十号的就是今天我鱼羊楼的客人。”

这等奇怪的规矩真是闻所未闻,众人纷纷质疑。不过转念一想,也没找到更好的办法,这未免不是最公平的手段。

“好,那我先来。”刚才发声的赵老板第一个站了出来,走上前去。

这人肥头大耳,穿的一身富贵,林祜微一打听,便知道了这人是赵国整个西南最大的绸缎商家,生意遍及四国,绰号赵半城,富可敌国

这赵老板走到箱子前,伸手进去摸了半天,拿出来一只竹签,看到上面编号,道了一声“晦气”,也未在多话,怏怏就退了回去。

林祜看在眼里,暗自点头。心想这人虽然是西南巨商,却不胡搅蛮缠,极有风度,倒也算是个人物。

鄯善县人民医院
曙光种植牙
长春癫痫医院哪家好
贵州最专业治疗癫痫医院
石家庄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