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世界刘震云我们都生活在荒诞的3次方里

2020-06-05 08:40: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尽人皆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其实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在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当代写作研究中心和省作协前日联合举行的 年龄讲学 第5季喻家山文学论坛 上,作家刘震云与省内外近20位中文系专家、评论家围绕 平常与荒诞 主题及其作品展开了几轮争锋。

人们正在消费荒谬

现如今络、等新媒体流行很多段子,人们正在消费荒谬,消解荒谬对日常生活的压力。当下的中国文学如何超出段子的认知水平,将读者熟习的荒谬陌生化,建构真正意义的荒诞文学?这些问题引发了大家的思考。

在多数专家眼里,刘震云是一个政所以你在做关键词时也要注意空间的选择。像博主做的站优化关键词治感、社会感很强烈的作家,权利与孤独是其小说的关键词。

当代纯写怪现状的文学作品,其实不使人觉得荒谬,反倒是《我不是潘金莲》这类写日常生活的,我们才读出了荒诞。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王先霈分析道: 荒诞其实源自人们对生命意义的严肃态度,处在无序无解失范的现实中,人要为无意义的存在找到意义。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则锋利地指出,《我不是潘金莲》等作品为中国荒诞文学做出了探索,但是由于太想炫 绕 的叙述技巧和自定的底线意识等,离荒诞文学尚有一定距离。他认为,当代荒谬文学并没有超越社会上流行的段子的认知水平,而把公众认知的荒谬进一步陌生化才是重要的,否则只是像荒谬,而非真荒诞。

刘震云 拧巴叙事 遭质疑

相比于近期作品过于贴近生活,商业化,过分重视 拧巴叙事 ,使得故事气力不足,我更愿意看到他早期作品 新世纪以来作品更侧重于社会、历史批评主题,我更希望能看到早期《塔铺》这样关注生命、给人温暖的作品。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蒋济永、中山大学教授张均的发言说出一部分预会专家的心声。

对这些质疑,刘震云一开始就避实就虚,把周围的人调侃了一番,引来满堂笑声。他否认自己想把作品写得荒谬,因为生活本身很荒诞, 荒谬不可怕,把荒诞当做生活习惯,离开了荒谬,人不会生活了,就更加荒谬。进一步说,将这类更加荒谬转成生之后尽管拍卖师多次鼓励出价还是无人问dquo;2万活的本相,这就是荒谬的3次方。我们都生活在荒诞的3次方里 。

在他看来,如果说作家在解构现实,指出生活的本相,认识并认同笔下人物的真实性状态,这本身就是一种温暖, 遗憾的是,从年龄战国时代以来,我们的知识分子没有找到一个跟荒诞3次方不一样的生活方式。西方发达国家找到了,不是纯靠科技、军事 。

千里送药物,“疫”重情更重:太极集团携手海外经销商无偿捐赠印尼一批中成药
六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益母颗粒
分享到: